狛枝の生病

狛枝躺在床上,眼神迷离,满脸汗珠。

他挣扎着起来,摸了摸额头,发烧了。

随即又倒了下去,头疼得他想以头抢地。


家里没有人,这意味着自己要独自在家躺个几天等烧自然退。

跟班上同学的关系也不怎么好,想要他们来看望自己简直是天方夜谭。

狛枝将自己的头埋进被子里,露出几根卷曲的白发。


教室里,最先发现狛枝没来上课的是罪木。

「狛枝同学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她急得团团转。


狛枝不像九头龙一样经常旷课,反而是一位好学生,没有一次迟到的。

说他逃课,简直是班上除九头龙会长个之外最不可思议的事。


「放学后去看看吧。」

七海有些担忧地看了看窗外。


狛枝翻来覆去睡不着,头疼让他抓住被子紧紧咬住牙。体温上升到了不可思议的温度,烤得头发变得更加弯曲。


突然一个冰冷的物体抚摸上了他的额头,恍惚中只看见一只光滑的手臂。

「唔」

冰凉让他舒服地叫了出来,甚至更加靠近那冰凉的物体。


神座面无表情地看着狛枝抓住自己不放,甚至还有更加靠近自己的趋势。

心中叹了一口气后,将他整个人抱起,更贴近自己,这样的动作让怀里的人眉头舒展了许多。


狛枝只是无意识地用脸蹭了蹭一个光滑的东西,他将自己的脸靠着神座的脸。

神座一直是冰冷,不止心,还有身体。

两人的唇在摩擦过程中轻轻地碰撞在一起,激起神座心里的一根神经。


强行把跟八爪鱼一样的狛枝安安稳稳地放床上后,给他额头上放了一块冰凉的毛巾,估摸着学校快要下课后,他就离开了。

在他走的时候,狛枝艰难地睁开双眼,看见的是穿着希望之峰学院校服的背影。


「狛枝,在吗?」

七海还是比较温柔地敲门,左右田直接把锁给弄开了。

「左右田同学!不能破坏门!」

「好啦好啦先看狛枝吧,我等一会把它修好。」


众人进了房间,看见狛枝虚弱的躺在床上。

「呜呜,狛枝同学发烧了!」

罪木摸了摸狛枝的额头,被从手上传来的温度吓了一跳,应该有四十摄氏度以上了。


「那怎么办?」

「让我用光明魔法来治愈他吧!」

「你闪一边去,罪木你有没有什么方法?」

左右田像是天生看田中不顺眼一样,处处和他作对。


「我..我想想办法!」

超高校级的保健委员的实力还真不是说的,大家就看见她捣鼓了一会,狛枝的烧就降了许多。


「的确降了不少。」

九头龙伸手摸了摸狛枝的头,后来似乎想起了什么,带点微红的脸转了过去,他还是第一次关心别人呢。

边古山一脸欣慰地看着自己的少爷长大了。


「大家..」

狛枝睁开看,看见的是一张张带着关心的熟悉的脸庞,他的眼角有些湿润。

本以为自己只是最低等的渣渣,根本没资格让有超高校级才华的人来关心自己。


「狛枝同学,请好好吃药。」

「我们就先回去了,天色太晚了我要护送女孩子们回家!」

左右田看了看索尼娅。

「谢谢各位,我真是幸运啊。」

狛枝微笑着跟他们告别,等他们走后,才将自己的头埋进被子里。


果然是天方夜谭,真好。


神座在外面看了一眼,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见狛枝哭得跟核桃一样肿大的眼睛,叹了口气还是离开了。


评论
热度(81)
  1. ☆夜子GHOST 转载了此文字
© GHO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