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真 小短文

橘真琴怕鬼,怕水,可是他偏要去游泳,偏要去看恐怖小说。


“哇啊啊啊!”

橘真琴慌忙之中抓到了床边毛茸茸的小熊,抱着不敢动弹。

漆黑寂静的房间中门外的敲门声最为突兀,橘真琴感受到正在飘动的窗帘后有人撩动着,天花板的吊灯上似乎有人注视着他,床边黑漆漆的一团看不清是否有人向他爬过来。

敲门声依旧没有停止,拿着书的手颤抖着,书里的画面似乎要在这里还原。


“啊啊啊啊啊别过来!”


啪嗒。

门被打开,门外一个不知名的生物走了进来,直勾勾地看着床上瑟瑟发抖的那人。

“别..别杀我!”

橘真琴恨不得将自己隐身到不被自然的万物察觉。


“真琴,你在干嘛?”

灯突然打开,晃得橘真琴睁不开眼。


“遥?”

“别吓我啊...”

真琴望着面前的竹马,心依旧猛烈地颤动着,砰砰直跳。


“这是什么?”

说着七濑遥从橘真琴手上拿过书。

“.....”

七濑遥不知道说什么好。


“抱歉!遥,这是最后一次!”

橘真琴赶紧认错,他答应过遥不再看恐怖小说,可是网上的网友都极力推荐,他没忍住。


“...”

七濑遥轻轻叹了一口气。

“发生像上一次那种事不就不管你了。”


上一次,也就几个月前。学校的休学旅游在一个比较古老的深山里,大家晚饭后就在寝室里讲鬼故事。


“....他看见一团头发飘在湖面,凑近一看,湖里窜出一个狰狞的面孔将他拉了下去,他挣扎着,被咬住的腿哗啦啦地流血.....”

一个男同学神神秘秘地讲道。


“真琴,你没事吧?”

七濑遥看着自己的好友面色发白几乎快要晕厥,忍不住开口。

“没..没事...”

七濑遥皱了皱眉头。


“血让那团头发更加兴奋,那人发现自己腿上的肉被撕扯着,疼痛让他叫出了声,突然他看见岸上有人....”

“救救我!他这样叫道。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终于引来了不远处的人。”


“你在叫我吗?走近的人脸上露着白骨,蛆虫在两个没有眼睛的洞里蠕动着....”


“真琴!”

一直关注着橘真琴的七濑遥赶紧拉住橘真琴倒下的身体。


“没事吧?”

一旁的同学们急忙搀扶着橘真琴到床上。


“他怕鬼。”

没了真琴这个‘外交官’,七濑遥鲜少地说了一句话。


“诶!七濑遥居然说话了!”

“没什么好惊讶的吧,他偶尔也要说话的啊。”

同学们惊讶于七濑遥的主动开口,不过也为他们讲鬼故事感到后悔。


“要是我们没有讲鬼故事真琴就不会晕倒了。”

男同学们向被学生找来的老师道歉。


“没关系哦,要是没有你们,真琴同学现在还在地上躺着呢。”

老师用温柔的声音安抚着学生们。


“遥同学,真琴同学就拜托你照看了。他只是受到了惊吓,休息一晚上就可以了。”

老师的声音像真琴一样温柔,七濑遥点了点头,于是他俩睡到了一张床上。


“遥,我错了,别再提那件事了。”

简直是耻辱,橘真琴捂住了脸。

“哼。”

不知道还在看恐怖小说的人是谁。


“对了,遥来有什么事吗?”

橘真琴赶紧起来把门关上,给好友在床边腾了个位置。


“你一个人在家里,过来陪你。”

事实上是担心橘真琴一个人在家害怕。

“不用这么麻烦啦,遥。”

真琴收拾了一下床,今晚他们一起睡。


“你为什么要去游泳?”

本以为睡了的七濑遥突然出声,把睡意全无的橘真琴吓了一跳。


“遥喜欢游泳吧,没了我你怎么和别人交流呢。”

他笑了笑,把掀起的被角给弄整齐了。


“我又不是不会说话。”

七濑遥低声说着,眼里意义不明的感情。


“我可是帮遥节省了说话的时间呢。”

橘真琴揪住被子,小声地说道。


“你...不是怕水吗,告诉我,真琴。”

真琴这两个字被说出时似乎带着沉重的感情。


“有遥在没关系的。”

他伸手抓住了七濑遥的手。


“遥的手暖暖的呢,要是和你一起游泳的话,我就不会怕了。”

回想起往来吊丧的人群,橘真琴害怕得将自己卷成一团。


“真琴。”


“我想要看见遥的笑脸。遥在游泳的时候很开心呢,很自由,像是完全融入了水里。”

“我不敢触碰的东西,遥却可以那么随意地触碰到,某种意义上我很羡慕呢。”

真琴和遥坦白心声。


“第一次去游泳的时候我真的吓得全身僵硬,浑身发抖。”

橘真琴回想起那天的场景苦笑了一下。


“越不想触碰到水越感觉水拉扯着我,水变得粘稠,我掉进去动弹不了。”

“想要呼叫的喉咙似乎被什么堵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离岸边越来越远。”


“水在排斥着我,我也在排斥着水,它想杀掉我,这么一想更加害怕了。”


“可是我看见遥很自由地在水里游着,它们都在亲近着你。”

“你过来之前我以为自己快死了,无法呼吸让我差点窒息。”


“可是你来了之后水像是包容着我,鼓励我不要害怕,它不会伤害我。”


“遥,因为有你啊,我什么都不怕。”

橘真琴扯着七濑遥睡衣的一角,想要把自己的感情传达过去。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七濑遥搂过抽噎的真琴,柔声地说。


“抱歉,遥。能不能允许我稍微向你撒娇一会?”


“一直以来都是我向你撒娇。”

“真琴真的很温柔。”

“我也希望你偶尔也依靠一下我。”


七濑遥吻了橘真琴的额头,手紧紧抱住他。

如果可以,他希望真琴能够依赖他一辈子。


“谢谢。”

橘真琴的眼睛像星空一般,即使七濑遥看不清,他也能感受到,那双眼给他传达的感情。


评论(47)
热度(55)
© GHO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