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土 小短文

“趴在地上干嘛呢?”

白头发死鱼眼的男人一脸困倦地看着趴在自家门前的人。

“嘘!别被那该死的天然卷发现了!”

地上那个男人赶紧摆了摆手示意身后的人走开。

“哦?”

身后的男人挑了一下眉,他甚至觉得自己的眼皮跟电动棒一样跳个不停。

“他窃取了真选组的宝贝。”

“呸。”

地上的人吐掉燃尽的烟头,在兜里鼓捣了半天才找到烟重新点上。

“多串君——”

站着的人似乎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了。

“不会吧....”

土方叼着烟的嘴突然闭拢,僵硬地扭头仰视着银时。

“阿银我不过是去丢了垃圾,怎么就变成了窃贼?!”

银时耷拉着眼皮,下一秒就要睡着似的。

“哼,正好!”

土方拿出手铐一把扣住银时,拿出对讲机呼叫着支援。

“喂,总悟,抓到了天然卷,回局吧。”

“嗨嗨——”

对面的人拉长了声音让土方更加烦躁。

“你在哪?赶紧过来!”

土方丢掉他并不存在的高雅,喷得对讲机一脸口水地叫道。

咔哒

身后的门被打开了,一个棕色头发的少年探了头出来。

“老板,你怎么在这里?”

冲田好奇地问道。

“你才是为什么会在我家!”

“神乐呢?你有没有对神乐做什么奇怪的事?!”

银时挣扎着想要冲进屋里。

“安静点!”

土方抓住银时将他压在护栏上。

“你小子才是为什么就在里面!”

土方反手将冲田扯出来。

“安心啦老板,那个暴力女还在睡觉。”

“你们这两个随意入侵百姓房屋的人!我要报警!”

土方亮了亮自己的证件,成功地让聒噪的人闭上了嘴。

“救命啦!警察入侵民宅啦!”

银时扯开喉咙喊,街上的人都好奇地围了过来。

“啧,麻烦!”

土方拎着银时跳下楼,将他塞进车里和跟上的冲田一起开车回到了警局。

一路上。

“你们该不会是抓错了吧!”

“阿银可是那种会把书放在易燃品地方的良民!”

“好烦,总悟,让他闭嘴!”

土方很不耐烦地开车,在街道里横冲直撞。

“....”

就见冲田在银时耳边说了就一句话,银时就安静了下来。

“噢,你小子说了什么?”

土方很想知道冲田是如何让这个男人安静的。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冲田仰了仰头,像看垃圾一样地看着土方。

“嘁。”

不再理会冲田突然的抖s,土方叼着烟继续开车。

“为什么我会在这?”

银时一脸茫然,刚才他才从睡意里醒来。

“别装傻!”

“我可是听近藤老大说了你盗取了真选组的宝贝!”

“现在交出来酌情考虑只用做一年的牢。”

土方拎着银时的衣领,恶狠狠地叫嚣着。

“喂喂,土方!”

近藤听见前堂闹哄哄的,赶紧跑过来。

“近藤老大!我已经把贼捉回来!”

土方摇晃了一下银时的衣领。

“贼?什么贼?”

近藤挠挠头,看向冲田。

“是土方先生偷听了我们的谈话,认为老板是贼,还闯进老板家里。啧,明明是警察,作风却跟土匪一样。”

冲田立马划开了与土方的界限。

“你小子!”

土方松开手,想把冲田打一顿。

“想打架吗?奉陪到底。”

说着手上出现了火箭筒。

“喂喂,你们两个都冷静一点!”

“土方,你听我说,都是误会。”

害怕房子又被炸掉的真选组老大赶紧出来劝架。

“啊?”

“银时没有偷什么东西。”

“那...”

“你说他偷了真选组的宝贝...”

土方慢慢地转头,瞬间没了底气。

“哦哦,这个我知道!”

被忽略了的银时突然兴奋起来。

“真选组的宝贝不就是多串君吗。”

银时似乎说出了什么事实,场面一度安静了下来。

真选组除土方之外的全部人都看向外面,避开了土方的视线。

“啊啊啊啊?!!!”

“多串君别激动,啧啧啧没想到你居然是真选组的宝贝。”

银时痞痞地搂过土方的肩。

“谁tm是多串君啊!”

评论
热度(24)
© GHO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