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 监狱

周防尊双手被手铐拷住,慵懒地躺在床上,叼着未点着的烟,半眯着眼看着眼前这人。

 

「要是被别人看见赤王在牢里这样闲散,会对我Scepter4的形象造成影响。」

宗像礼司淡淡说道。

 

「哦?」

周防尊嘴上的烟突然间被点燃,双手放置于头顶之上。随着手的动作,衣服被拉伸让人鱼线与些许腹肌暴露在外,以挑衅的笑容看着宗像礼司。

 

「赤王还真是好闲情。」

宗像礼司俯下身准备揪起周防尊的头发,不料被身下人一躲,突然扑倒在床上。

 

「呵。」

周防尊站稳轻轻呵道。

 

「阁下这是在反抗我吗?」

宗像礼司翻了个身,此时他觉得这床意外的舒服,暂且就躺着不想动。

周防尊没有开口,只是盯着占据了自己床的男人。

 

「难不成阁下还有恋床的癖好?」

宗像礼司摸了摸床单,仿佛在挑衅被占了领地的狮子。

 

「要不阁下也一起来?」

宗像礼司解开了青服的外套,白皙的脖子暴露在空气中显得格外妖冶。

他故意忽视掉周防尊身边愈发强烈的戾气,伸出自己的右手继续挑衅。

 

「呵。」

周防尊轻轻一动手铐像是纸张一样裂开掉落,他歪了歪脖子,身上红色火焰变得更加旺盛。

 

「哦呀,赤王还真是沉不下气。」

宗像礼司很不屑地整理衣物准备起身,却被像猛兽一样扑过来的周防尊扑倒在床。

 

「赤王还真是....」

并没有等他说完 ,周防尊暴躁地咬住了宗像礼司的唇堵住了他聒噪的嘴。

 

接下来酿酿跄跄的情节被尊哥一把火围着看不清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将会是一场大人激烈的战♂斗


评论
热度(37)
© GHO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