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枫 情人节贺文

最原终一看了看镜子里呆毛耸立的白净少年,叹了一口气。

“怎么办?好紧张!”


今天是赤松枫钢琴演唱会的日子,赤松已经给了他特别席位的入场券并强调他一定要来。


“加油!”

对镜子的自己鼓励后他最后整理了自己的领带,穿着一身黑色正装打开门。


“感谢大家的到来!我能有今天这个成就首先要感谢我的一位朋友,虽然他迟到了。”

台下一阵轻笑。

“那么我们下次再见!”


听着台下的人安可,赤松看着自己的手,再一次上了台。

她是公认的最温柔的女钢琴手,对粉丝可以说是非常贴心。

“大家,这次真的再见了~”


“最原君怎么还没来。”

赤松枫趴在后台的钢琴上,嘟着嘴,看起来超级可爱。

“等他到了一定要好好教训他..”

“唔,但是我舍不得。”

赤松很纠结地盯着面前的乐谱。


“抱歉!”

“我来晚了。”

最原气喘吁吁地跑进后台,工作人员都认识他,所以特别贴心地带他进来了。


“最原君,你可是迟到了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啊。”

赤松在看见最原的时候立马站起来,用那双充满活力的眼睛看着最原。

“抱歉...我只是...”

出门之后觉得穿得依然不妥所以又回去换了一套,但最后发现还是最初穿的衣服比较合适。


“啊...算了..借口怎样都好,今天你要补偿我。”

“补偿?”

“今天你要陪我到明天零点。”

“那...意思是我们还要去...”

宾馆开房?

最原红着耳朵肆意地想象着。

“你想什么啊!我只是想去游乐园玩到晚上而已!”

赤松红着脸说。

“哈哈...抱歉...”

“走吧!”

挽住最原的手,赤松背着自己的小背包走出了演唱会的后门。


“哇!我想坐那个!”

赤松指着过山车很兴奋,应该是一到游乐场她就开始兴奋。

“女孩子坐那个不太好吧...”

最原额头出现了一丝冷汗。

“啊,难道...你怕了?”

赤松偷偷笑着。

“才不是。”


在过山车开过一个一个大圈后最原后悔了。

“你——没——事——吧——”

迎着大风赤松叫道。

“.....”

最原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了。


“呕....”

一下车他就在一旁哇地吐了出来,赤松赶紧给他买了瓶水。


“没事吧...”

赤松担忧地看着他。

“没...没事...休息...一会..就好”

大概等了一个小时,最原恢复了过来,并提议去鬼屋。

“不...鬼屋就不要了吧...”

赤松眼神游离着。

“难道你怕了?”

最原轻笑了出来。

“才...才没有!走吧!”

她非常豪气地率先走近了鬼屋,撇下最原在后面小跑。


“如果有什么事情请按这个铃,会有工作人员带你们出来。”

售票的姐姐非常贴心地提醒到。

“谢谢。”

最原接过票,赶紧追上鬼屋门口的赤松。


“走吧!”

赤松率先走了进去,心里打着鼓。


“啊啊啊啊啊!”

突然从天上掉下的蜘蛛把赤松吓得直靠墙。

“哇啊啊啊!”

被身后柔软的触感吓得她赶紧往旁边移动。

“唔....啊啊啊啊啊!”

地上的骨头突然绊倒了赤松。


“最...最原...”

赤松瑟瑟发抖地蹲在地上不敢再动。

“啊啊啊啊!”

身后一个有温度的拥抱吓得她又一次叫了出来。

“是我。”

最原此刻的声音让赤松无比安心。

“唔...我再也不想进鬼屋了...呜呜”

赤松紧紧抱住最原,将头埋进他的后背,抓着他的衣服走。


“没事..了..”

最原声音里有一丝的颤抖,但他努力克制住恐惧,在前面一脸心惊胆战地刨开靠近过来的假尸体。


“呼...吓死我了!”

赤松出来之后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睛还残留着泪痕。

“没事了!”

最原抱住赤松,想要安慰她。

“没....”

赤松抬头看见最原苍白的脸。

“你该不会是..”


最原最怕鬼...


“我没事,饿了吗,去吃饭吗?”

“不想吃..”


最后两人身心都疲惫了,到最后还是各自回了家。

“下次我一定要还回来!”

大概是说鬼屋那件事吧。


来呀互相伤害啊!

最原这么想着并没有说出来。


评论(2)
热度(8)
© GHO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