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 聚会

“好了,可以收工了!”

导演大手一挥,拿着稿子读得嗓子干涩的几人都放松下来。

 

“今天大家状态都非常好。”

淡岛世理走了进来。

“来点红豆酱庆祝一下吧!”

 

“不不不用了!”

“我..我们还没饿!”

“对对对,嗓子有点痛想喝点...”

 

“啊,这样的话,红豆汁怎么样?”

“没事,嗓子疼都忍受不了的话如何成为大神!淡岛编剧,不用您操心了!今晚不是还有和吠舞罗的聚会吗,赶紧收拾了去吧!”

道明寺拼命摇摇头,向其他几位好友求助。

 

“宗像前辈应该快要出发了,淡岛编剧我们也快去吧。”

秋山氷社开口。

“嗯..也是,收拾一下,出发吧。”

 

“真的不来点红豆酱吗?”

淡岛打开手里的盒子,拿出勺子吃了一口。

“不用了,一会酒宴会吃不下的。”

“既然你这么说,好吧。”

还是有点不甘心,对于大家不吃自己做的红豆酱这件事。

 

「不愧是秋山前辈,真可靠!」

几人内心这样想道。

 

“啊?!为什么我要和猴子在这面对面瞪眼!”

八田美咲拍着桌子站起来,气冲冲地看着对面笑得病态的男人。

“尊哥,我们干嘛要参加这次的聚会啊!”

 

对于周防尊会同意参加这次聚会,Scepter4的人也有点意外,传言他与Scepter4的宗像礼司因为某些事闹得不和。重点是吠舞罗的八田美咲和Scepte4的伏见猿比古极其不合,据说是比周防尊与宗像礼司之间还要闹得不和,基本两人见面不打一架就是天塌了。

 

“嗯。既然他们请客,也给个面子吧。”

说这话的周防尊盯着宗像礼司,语气里满满是施舍的意味。

 

“啧。”

伏见猿比古笑着看了一眼周防尊。

 

“人到齐了就先吃饭吧。”

淡岛刚发出号令,两个组的人拿上饭碗一阵鸡飞狗跳的战斗开始。

 

“啊?!把菠萝布丁还给我!”

“我才不要牛奶快拿开!”

“谁要吃青菜啊!快拿走!”

“不吃青菜难怪你这么瘦弱,哈哈哈!”

 

“不喝牛奶你会永远长不高的。”

“啊?!猴子你说什么!要干一架吗!”

“正合我意。”

 

两人闹得青菜和甜点被弄得一团糟,飞溅的牛奶溅到了宗像的脸上。

 

“你们适可而止吧。”

草薙出云站起来想要制止这种场景。

 

“啊?!别阻碍我!”

两人扭过头异口同声地说。

 

“喂,你别抢我台词。”

“猴子,你才是!”

“今晚一定要分出攻受「哦不是..分出雌雄..啊也不是..分出高低」!”

“奉陪到底。”

说着两人打着打着打出了房间,场面一度平静了不少。

 

“你也来点红豆酱吧。”

淡岛穿着高跟鞋,穿着成熟优雅的裙装,手上拿着发出黑暗气息的红豆酱。

“Oui,mademoiselle.”

「是,小姐」

草薙强忍住扭曲的脸,接过红豆泥倒在饭上。

 

“哇...吠舞罗的草薙前辈好强啊...”

Spceter的几位年轻的配音员感叹道。

 

“好..好吃...”

“好吃我还有。”

“嘛..有点饱了呢,来吃点这个寿司吧。”

草薙为淡岛夹了个看起来特别美味的寿司。

 

“谢谢,真的很好吃,还是红豆馅的!”

淡岛露出满足的笑容。

“喜欢就多吃点,我特意做的。”

“嗯!”

 

“哇...可能只有草薙前辈才能受得了淡岛前辈的癖好了。”

 

“您这是...?”

“你的脸上沾上了牛奶。”

周防尊举着卫生纸,凑到宗像礼司的面前。

 

“哦呀,您亲自帮我擦还真是我的荣幸呢。”

虽然这么说,他语气里一点都没有尊敬的语气。

“呵。”

 

回了这么一个不明意义的语气词,周防尊将手上沾上牛奶的纸烧掉。

 

“你在干嘛?”

“您有几根头发翘起来了,我帮您抚平。”

宗像礼司手伸向周防尊的头。

 

“我怎么感觉宗像前辈和周防前辈之前的气氛这么奇怪呢?”

“怎么没看出他们有什么不和的。”

“传闻不可信。”

“嗯?”

周防尊头上出现了红色的火焰,自动抚平了翘起来的头发。

 

「啊...周防前辈的发型就是这么做出来的啊...」

Scepter4的新人目瞪口呆。

 

“哦呀,想不到您还有这种操作。”

宗像似乎很不满周防在他面前用能力,手上也出现了蓝色的火焰。

 

“你翘起来的头发不也是这样吗?”

面对宗像地挑衅,周防尊丝毫没有紧张感。

“这都被你发现了。”

因为周防尊没有接受挑衅,宗像收回了能力开语言炮轰击他。

 

总之很艰难地吃完饭,淡岛提议去KTV。

 

“伏见说他不去。”

“八田也说不去。”

刚打完电话的人赶紧通报,电话里穿出的战斗声听起来特别激烈。

“那就不管他们了,我们去吧。”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道明寺皮着,和榎本龙哉,布施大辉一起谋划着一些事。

“嗯。”

其他人没有意见。

 

“网上有个很火的游戏。”

“一方说我爱你,另一方说再来一遍。”

“就这么重复,谁先害羞了谁就输了。”

“啊?你在一群大老爷们中提议这个游戏?”

坂东三太郎有些无语。

 

“嘛..不是刚看到..想试试么..”

道明寺吞吞吐吐地说。

“嘛,也还不错。”

淡岛说道,反正大老爷们混得开。

“我也觉得OK。”

安娜突然开口道。

 

“那谁先来!要不抽签吧!抽到一的两个人来!”

道明寺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纸张。

 

“哪两位得到了一?”

 

周防尊伸出了纸,上面赫然是一字。

“还有一位是谁!”

大家都在赶紧检查自己的纸张,祈求着千万不要有字。

 

“是我。”

宗像礼司伸出手,手中有些绉的纸上写着一。

 

“....”

全场安静了下来。

 

“我建议赌点东西。”

宗像完全不看气氛地提议。

“输的人要有惩罚。”

“宗像前辈,这个我已经准备好了!输的人从里面抽签。”

很好,自己的后辈很给力。

 

“那开始吧,先从周防尊前辈开始吧。”

道明寺笑嘻嘻地说道。

“我爱你..”

周防尊有些不自在地说出这句话。

 

“再来一遍。”

“我爱你...”

“再来一遍。”

“我...”

 

众人震惊地望着说了四十来回的两人。

 

周防尊显然忽略了一件事,宗像礼司在他面前是从不会有任何示弱的表现。

“你输了。”

宗像礼司露出一个笑容,他知道周防尊会输,没有他这样的天然是不可能赢的。

 

“愿赌服输。”

周防尊看见手上的纸时表情突然凝固了一下。

“愿赌服输,我去买东西。”

周防尊叹了一口气,出了房间。

 

“周防前辈到底抽出了什么?!”

由于周防尊在看了一眼就把纸烧掉了,众人完全猜不到他抽到了什么东西。

“我看看剩余的纸。”

“不会吧...”

几人面面相觑...

 

是穿吊带袜吗?..不是吧..这是为淡岛编剧准备的啊!

 

“噗!”

在周防尊打开们的那一瞬间,众人集体低头,不去看周防尊腰以下的位置。

 

黑色的吊带袜包裹着肌肉膨胀地大腿,虽然看起来还挺美味的,不过现在谁也不敢再看第二眼,为了生命着想。

 

“哦呀,您还真是...好兴致...”

虽然知道是惩罚游戏,不过宗像礼司还是露出「原来你是这样的cv」的表情。

「我不是,不是我,不存在的」

想要这样反驳的周防尊淡定地坐了下来。

 

“那...那个...既然尊前辈...已..已经接受惩罚了..那就这样结束吧。”

闻言,周防尊烧掉袜子,瞬间套上了自己的裤子。

 

“那...那继续?”

接下来几局里,淡岛和草薙中招了三次...就连安娜也中了一次,面无表情地盯着宗像礼司说着我爱你...场面想想都刺激。

 

“话说,游戏已经玩得够久了吧!该唱歌了吧!”

“最后..最后一次!输了的从这个箱子里抽!”

“你果然是早有预谋啊!”

最后输掉的是宗像礼司,他抽到了「邀请在座最懂你的人一起唱情歌」。

他思考了很久,最懂他的...啊,是他吧?

 

“我?”

周防尊想了想,在座的大概也就只有他了,毕竟两人在配音初期不断接触磨合挣扎撕打「好像有哪里不对」,这么久两人都非常了解对方了。

 

3年目の浮気

 

周防尊:馬鹿いってんじゃないよ お前と俺は

ケンカもしたけどひとつ屋根の下暮らして来たんだぜ

马鹿いってんじゃないよ お前の事だけは

一日たりとも 忘れた事など无かった俺だぜ

 

宗像礼司: よくいうわ いつもだましてばかりで

私が何にも知らないとでも思っているのね

 

周防尊: よくいうよ 惚れたお前の负けだよ

もてない男が好きなら 俺も考えなおすぜ

 

宗像礼司: 马鹿いってんじゃないわ

 

周防尊: 马鹿いってんじゃないよ

 

宗像礼司: あそばれてるのわからないなんてかわいそうだわ

 

周防尊: 3年目の浮気ぐらい大目にみろよ ...

 

......

 

......

 

众人以我是不是走了比较好的表情听着用眼神厮杀的两人唱歌。

 

厮杀内容大概是:「为什么我唱女声?」「呵,我刚穿玩女装」「您可真有趣...」

 

“好...好听!”

道明寺尴尬地拍起了手掌,安娜小公主平日里冷冰冰的神情也柔和了很多很多。

 

“前辈唱得真棒!”

两人棒读了一整首歌。

 

“哈哈...哈哈...”

尴尬的笑声让场面更加尴尬了。

 

“一会约酒吗?”

周防尊突然说道。

“你应该少喝点酒,喝酒可是会影响嗓...”

“我知道,去吗?”

“去!”

 

聚会结束后两人直奔酒吧喝得伶仃大醉。


评论(4)
热度(22)
© GHO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