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狛 希望or绝望

假设这是在一个特别美好的世界,没有编剧和文案的弹丸世界里,神座只是个体,而不是个人格。

 

“早!”

左右田笑嘻嘻地拍拍矮个男孩的肩膀。

“今天你一个人?”

九头龙有些好奇,边古山也有点好奇。

 

“今天索尼娅小姐说要陪朋友,所以自己先走了。”

左右田看起来心情不错,大概是从小追到大的女神终于追到手的幸福感。

 

“恭喜啊。”

旁边窜出一个白卷发的少年。

“我是最后知道这个消息吧。”

狛枝有些无奈,他不过是回老家了一段时间,大家都把他忘却了,连朋友快要结婚了都没被告诉。

“啊,抱歉,嘿嘿,这不兴奋过头了就忘了吗...”

左右田挠了挠头,傻笑了一下。

 

「真幸福」

狛枝凪斗望着露出幸福表情的好友,表情有些复杂。

 

“话说你回老家干嘛?”

左右田不解。

“听说老家那片的房屋都要拆迁,让我回去签字。”

“你老家的话,卧槽那可是要赔很多钱啊!”

“嗯,大概一个亿吧。”

 

「这可够我和索尼娅幸福生活几辈子啊.. 」

 

“诶,你们在说什么?!也告诉我嘛!”

澪田从身后窜出,好奇地看着几人。

“我们在说某人的唱片又多了几万的销售量。”

“真搞不懂为什么大家会喜欢这种跟魔音的音乐..”

 

“澪田的音乐才不是魔音!”

边古山静静地看着大家嬉戏打闹,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容。

 

“啊,抱歉!”

狛枝和左右田们分了一会神,结果撞到了人,他急忙转过头向那人道歉。

在对上那人黑红色双眼时,他心脏猛烈地跳动了几下。

 

“没事。”

长发的少年淡淡地说道,手上拿了一本看起来像是外语的书。

 

“喂,狛枝你在干嘛?”

走着走着左右田才发现狛枝不见了,一回头看见他和一个长发的男性说话。

“你们先走,我一会就来。”

 

“这是《绝望记事》吧,你也喜欢看吗?”

 

狛枝不能理解喜欢这本书的人,主角到最后依然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中,从一群朋友到孤独一人死去。

 

“不算喜欢。”

少年表情没有任何的不耐烦,但是狛枝很明显地能感受到他的拒人之外。

 

“给你推荐一部《希望之程》。”

“有机会我会看的。 ”

似乎不想和他有过多的纠缠,神座出流迅速结束话题。

 

“...”

望着神座离开的背影,狛枝有些说不出来话。

 

“你小子不是马上来了吗?现在都快上课了!”

「原来他在这里呆了挺久吗」

 

“想了一点事。”

狛枝微笑着看着左右田,用眼神示意他赶紧去教室。

“好吧,你们都不听我的。”

 

九头龙也是个‘叛逆’的孩子,三人组就他一个人担任起‘大人’的责任,嘛,也是因为他快要结婚了而那兄弟两人都没有女朋友?

这样一想,他的心情突然好了许多。

 

「他是谁」

狛枝上课望着黑板走神。

虽说有些好奇心,但他也没有去特意打听。

就在狛枝认为两人不会再有交际时,神座主动‘送’上门了。

 

“是你?”

两人的再一次交际是在飞机上。

 

狛枝是靠窗的一侧,中间就是神座,手上拿着《希望之程》书籍的男性。

 

“你感觉怎么样?”

对于神座吃了自己安利这件事,狛枝显然是高兴的。

“这本书。”

 

“可以。”

两本书各有各的风格他说不出到底哪本好。

 

“《绝望记事》里主角一直都没能看到希望,为什么呢?难道不是越深刻越泥泞的绝望才越有可能孕育出强大的希望吗,为什么男主最后还会陷于绝望中呢?”

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和神座交流感言。

 

“呐,你怎么觉得?”

说了半天有点口渴,狛枝掏出一瓶水喝了一口。

“稍微安静一点。”

神座冷淡看了他一眼,后者含在嘴里的水突然卡在喉咙。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看着狛枝咳得很有节奏,神座只是微微皱了皱眉。

 

“《希望之程》虽然全篇在说主角.....”

神座侧过身,身体俯向窗口,将狛枝圈了进去。

“安静一点。”

狛枝很无辜地看着神座,他只是发表一下自己的感言。

 

两人的脸靠得有点近,旁边的人又处于呼呼大睡中,大半夜了估计就他俩醒着,再放任狛枝说下去估计整个飞机的人都要投诉了。

 

“我...”

狛枝刚开口,被神座突然抱住,陌生的气息充斥着好闻的味道。

飞机开始剧烈摇晃,在云层里上上下下,眼见着一只机翼起火。

 

“啊啊啊!发生了什么!”

“起..起火了!”

“救..救命!”

 

“你不害怕吗?”

神座将书放进自己的口袋,看着一脸淡然的狛枝。

 

“不,倒不如说我爱着这样绝望中的希望。”

狛枝大概是个扭曲的人。

 

“请大家冷静下来,飞机正在联系地下救援队!请大家带好氧气罩!带好降落伞!”

“拿好。”

神座从头顶扯过两根氧气罩。

 

“....”

已经开始出现缺氧的狛枝眼神迷离地看着他,好像想说什么又说不了。

“喂!”

狛枝最后失去了意识,只看见神座脸上出现了一丝波动。

 

“唔....”

躺在沙漠里的少年慢悠悠地醒过来,像是睡了一觉般淡定。

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一瞬间有些不能理解。

 

“醒了?”

神座坐在地上,手上拿着书。

“飞机坠毁?”

“只有我们两人吗?”

狛枝四处望了望,没有看见飞机的残骸,也没有看见其他人的身影。

神座带着狛枝提前跳了降落伞,其他人..从飞机当时的状态来看,应该是没可能了。

“嗯。”

 

“我该说谢谢吗?”

看见神座这么淡定,他也放下心中最后一丝担忧。

“我还真是幸运啊。”

剩下就是对自己的存活感到遗憾。

 

“竟然在绝望刚开始就昏迷了,也没能看到大家拼命活下去的希望,还不如就这么死掉呢。”

他似乎忘记了神座的存在,将自己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救人的人如果听到自己救的人说自己根本不想活下,大概会特别生气吧。

 

“我不太懂。”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希望。”

神座第一次说了这么多话。

 

“因为希望很美丽啊!”

“像埋在土里的种子拼命发芽般有趣的啊!”

“有时候真想处于绝望里看着大家拼命发芽的样子。”

神座看了看口袋里的两本书。

 

“这种处境算是绝望吗?”

“当然是了!我呐,平日里有时会想象一下陷于绝望中然后....”

“我知道了。”

 

神座撸了撸袖子,将狛枝环腰抱起,不知道发生了,反正一瞬间狛枝就回到家中。

“.....”

 

啊...

 

“有没有获得希望的满足感?”

“完全没有好吗!我需要的是奔向希望的过程!!太短了根本就像做梦一样!!”

头一次狛枝情绪崩溃成这样,他看见了神座嘴上挂着一丝说不清楚的笑容,当他拼命吐槽的时候。

 

“我还是觉得绝望更有趣点。”

神座淡淡地说道。

“为什么?”

“你现在这样子像极了绝望了般。”

“我很喜欢。”


评论(4)
热度(48)
© GHO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