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酷 雪

“唰唰”

大雪压弯了树枝,从树上掉落,砸中了在树下休息的两人。

 

一位穿着古朴的民族装,身上披了件大衣,另一位穿着西装披了件草衣。

 

“念能力可以拿来保暖真是不错啊。”

雷欧力为酷拉皮卡拂去头顶的积雪。

“我也不是很需要这件大衣,你还是...”

“你穿上吧。”

至少尽君子之礼,虽然他们之间不需要这些虚礼。

 

“不过极地还真冷啊,还好拒绝了小杰奇犽的陪伴。”

听说雷欧力和酷拉皮卡要去极地取某样珍稀的草药时,小杰要求雷欧力带上他和奇犽,被酷拉皮卡拒绝了。

“你们需要继续磨练自己。”

被酷拉皮卡一句话给堵塞住的两人拼命修行着。

 

“嗯。”

酷拉皮卡捂着大衣将全身缩成一团。

 

果然用念能力御寒还有有点勉强啊,雷欧力紫着嘴唇将酷拉皮卡搂在怀里。

“喂!”

酷拉皮卡很不满地推开雷欧力,用大衣紧紧地包裹着自己。

“有什么关系嘛,就算冷死也不要互相取暖?”

雷欧力拉过酷拉皮卡,后者虽然有些反抗,不过也消停了下了。

 

“我想念族人。”

睡意朦胧中酷拉皮卡望着白雪皑皑的远方说道。

“....”

雷欧力环住他的手紧了紧。

 

“雷欧力!雷欧力!”

半夜才睡着的雷欧力被某个声音叫醒了。

“雷欧力!雪停了!我们快走吧!”

雷欧力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地站起来。

 

果不其然,雪已经停了。

 

“啊,走吧。”

两人提身向山上走去。

一深一浅的脚印向着山顶延伸而去。

 

“小心!”

雷欧力一脚踩空了,被酷拉皮卡抓住了左手。

“谢了。”

雷欧力轻松地攀登上另一块岩石。

 

“还有多久?”

“大概还有2km吧。”

两人抬头望了望头顶,只有雪,除了雪什么都没有了。

 

“长什么样子,肯定很难找吧。”

雷欧力随手抓了一把周围的杂草随口问道。

“就是它!”

酷拉皮卡一扫之前的疲惫,盯着手上的东西。

“这一抓一大把呢。”

“....”

好吧,谁传言说的很珍贵来着?

西索?

 

“.....”

目瞪口呆地看着雷欧力大把大把地扯着那植物,酷拉皮卡赶紧拉住他。

“够了,别扯完了!”

“这都是钱啊!”

“没有人会对钱说拒绝!”

“.....”

说得好有道理,他酷拉皮卡竟然信了。

才怪!

 

“给它留点根!万一绝种了呢!”

“绝种了说明它更珍贵了!卖出去的钱更多了!”

好吧,酷拉皮卡承认他说得很有道理。

 

在酷拉皮卡的坚持下,雷欧力还是留下来部分留作种。

走时还和它们‘含情脉脉’对视了好久...

 

“走吧!”

酷拉皮卡率先顺着原路返回。

 

没走几步,山壁有些微微震动。

“不会是....”

两人抬头看山顶,一大片白色的东西席卷而来。

 

雪崩

 

两人同时反应到。

来不及了!

酷拉皮卡望了一眼雷欧力,用力将他往旁边的唯一一棵树上推去,情急之下解开自己的腰带帮雷欧力在树干上找到了固定点,雷欧力顺势报紧树。他知道,这是酷拉皮卡用性命换来的一次存活机会。

 

“酷拉皮卡!”

雪崩之后,山壁再次恢复了无人到来的样子,没有留下任何酷拉皮卡的踪迹。

 

雷欧力背着草药,到处刨着雪地。

“酷拉皮卡!”

看见一截衣物扯出来就只剩大衣。

 

“雷欧力,你在干嘛?”

酷拉皮卡看着雷欧力对着大衣跪拜,含着泪将它掩埋的场景表示不理解。

“我在为酷拉皮卡送行。”

 

-------------------------------------------------------------------------------

 

“为什么我是这种下场!”

酷拉皮卡掀桌道。

“可是一谈起寻找草药不是上雪山吗?”

“一提到雪山当然是雪崩啊。”

“一提到雪崩当然是BE啊。”

↑虽然说得很有道理,但酷拉皮卡还是将雷欧力揍了一顿。

 

“以上全是雷欧力捏造的!”

酷拉皮卡擦了擦手上的鲜血,对着小杰和奇犽说。

 

“事实上我们采草药的地方全是男人,而且他们非常热情。”

“雷欧力被骚扰得害怕了根本没敢进那个村。”

“所以全是我采的。”

 

“喂,你们什么表情啊!”

雷欧力擦了擦血,看着小杰和奇犽看过来明显带着鄙弃的眼神大叫道。

“废物。”

“嗯,废物。”

两人达成...哦不,三人达成了一致。

 

“因为我说酷拉皮卡是我配偶才会被他们骚....”

话未说完两个竹刀飞过来将雷欧力打晕了。

 

“故事已经讲完了,好了,你们快去做作业吧。”

酷拉皮卡抽出插在雷欧力脑袋上的竹刀,淡定地离开了。

 

“酷...”

雷欧力扑街。


评论(1)
热度(16)
© GHO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