狛枝的毫无厘头的生贺

◆联动一篇满怀恶意的生贺

Nagito生贺18  给原作者的感言



“听说今天是狛枝的生日?”

左右田大大咧咧地走进教室,拉开椅子坐在上面环视着周围。


“嘘。小声点,要给他惊喜。”

澪田竖着手指放在嘴边,另一只手不停地写着谱子。

“啊...好。”


七海和索尼娅围在御手洗身边,看着他在画布上画着整个班级的合影,狛枝站在班级最前。


“「コマエダナギト」放在这边比较好吧?”

“的确呢。”


“不愧是超高校级的动画师。”

小泉惊叹道。

“哼,这种程度我也可以。”

西园寺抬起头,倾斜四十五度仰望天空。


“我知道日寄子很棒啦。”

“知...知道就好...”

西园寺默默红了脸。


“我...我也觉得...西...西园寺同学...很棒..”

罪木在旁边诺诺开口。


“啊?闭嘴,死肥猪!”

“呜呜...好...”


“祝你生日快乐!狛枝同学!”

在狛枝进教室的一瞬间,男生拉开了礼炮,喷了他一脸的丝带。


“现在由我来为你唱一首歌吧!”

不带拒绝的,澪田趁其他人不注意开始发出了‘魔音’。

“....”

其他人一脸生无可恋加痛不欲生,狛枝露出感动的微笑。

“谢谢各位。”

「我还真是幸运啊」


“还要许愿吗?”

「大家的希望永远キラキラ」


“吹蜡烛吧。”


“今天是我花村的主场哟~”

花村端着一盘又一盘的菜放在拼凑在一起的桌子上。


“啊啊啊!肉即正义!”


“狛枝同学也来点。”

“啊,谢谢。”


狛枝带着微笑看着众人。


众人一直热闹到深夜才打算离开。


“我和少爷回去统帅世界了。”

边古山温柔一笑,背着喝醉的九头龙准备出门。


“征服世界?”


“诶,你不知道吗?”

左右田大叫。

“你居然不知道?”

索尼娅捂着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就算我不知道大家也不用这种反应吧」

众人齐刷刷地看着他。


“呐,为什么狛枝同学不知道啊?”

七海的眼睛猛然像蚊香一般扭曲带着恶意,不只是她,其他人也是。


“狛枝同学背叛了那位大人吗?”

罪木抬头不解地望着他,带着咄咄逼人的语气向他逼近。


“不,所以说是谁啊?”

整个房间的气氛变得奇怪起来。


“不过...也没关系哟...和我一起...一起爱着那位大人吧..狛枝同学...”

罪木抱住狛枝的腰,带着开心的表情仰望着他。


「他被带进了未来机关之后同学们发生了什么」


众人步伐缓慢地将狛枝逼到角落。


“你背叛了我吗?兄弟?”

左右田手上拿着扳手和一把小型电动钻头。


“不,所以...”

发生了什么?


“让狛枝同学变成我们的同伴还是...杀掉好呢?”

罪木死死抓住狛枝的衣服。


“虽然是很想让他成为我们的同伴,但是他背叛了我们吧?”

弍大挠挠头。


“杀掉他!”

“杀掉他!”


“大家怎么了?”

狛枝不安地看着众人。


“是绝望哟~”

“大家最爱的绝望~”


“大家最爱的是希望才对!”


“狛枝同学,你真的背叛了我们吗?”

看着七海的眼神,他有些说不出话来。

「不是」


“是你们背叛了我吧!”

“是你们!”

“都该死!”


狛枝在吼出内心激发的愤怒后,大家都死掉了。

「全部死掉了啊」


狛枝面前的天花板掉了下来,罪木的尸体还贴着他的身体,白色黄色掺杂着红色液体喷了他一脸。


「不对,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不对,这不是我想要的世界」

「去死吧这个世界!」


空间突然扭曲,变成了碎片纷纷下落,他跟着众人的尸体一起掉入漆黑如深渊的无际空间中。


黑暗接踵而至,狛枝内心毫无波澜。

不知坠落了多久,他终于着地了,周围的「朋友」全都不见了,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亮点。


不停地走,不停地走,他终于快要接近那里。


“他回到现实了吗?”

陌生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带着不适感他后退了几步,远离了光源。


“从接受治疗到现在已经一百年了,他怎么还在脑内世界活着?”

有人不解。

“他的信仰太过强烈,只靠着幻想就撑起了他全身的生理机制。”

那人似乎听着懵懵懂懂的。


“不过他不是第一例活这么久的。”

“还有更久的?”

“当然,听说有一个活了两百年....”


“来人!一号病人有苏醒状态!”

“好!”

“就是我说的活了两百年的那个,居然同时有苏醒状态,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先过去了,你给他插上营养液之后赶紧过来。”

“嗯!”


“...”

狛枝听着两人的对话,抱着腿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光源。

「不想出去」

「不想靠近」

他努力忽略掉两人的话,可是越不去想那些对话越缠绕在耳边。


脑补世界?

他猛然回想起被绝望的大家背叛的情景。


「这样的世界不如就让它破坏掉吧」

狛枝这次毫不犹豫地迈进了光源。


“三号病人已经苏醒!”


“一天两人同时清醒?难道是因为进行过脑电波碰撞实验吗?”

之前那人不解地呼叫着医生。


“一号病人也已经苏醒了,你过去看看,记录一下他的状态。”

医生急匆匆地赶过来查看狛枝的状态。

“状态正常,输O型血,顺便给一号再拿去几包A型血。”


狛枝艰难地适应着这具身体,与之前世界的一样,他似乎永远停留在了国中时期。


“他为什么会进行研究所的这项实验?”

“好像是当时飞机事故,他的父母最后托付给院长,希望无论如何也要让他活下去。”


“啊,这样啊,真是可怜。”

那人带点怜悯的语气。


「才不需要你的怜悯」


狛枝在清醒后的几天内,被带着各种检查。


“你父母之前为你安排了住所,拿上这个终端,你可以走了。”

在狛枝进入‘假死’阶段后他的身体早被拿去各种研究了,只是奇怪的是无论被怎么对待都会自动变成原先的样子。

意思是他们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数据后他已经没有用了。


“再见。”

一个小医生有些犹豫地想开口对他说些什么,最后强行扯了一个笑容之后与他告别。


现世的灼热的太阳烘烤着他的头,「实验」带给他的震惊远不及「假想」。


「大家怎么可能只是幻觉呢」

狛枝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


“等等。”

“抱歉,我认错人了。”

狛枝对着一个女生鞠躬道歉。


“没事啦。”

罪木摆摆手,活泼的样子与「那个世界」完全不同。

狛枝望着穿着粉色短裙走路一蹦一跳的罪木的背影,心顿时沉郁了下去。


顺着终端的指引来到一座大宅面前,狛枝脑中充满了「那个世界」的回忆。

「稍微有点绝望呢」


“打扰了。”

虽然知道房间里没有人,狛枝还是习惯性地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说道。


“....”

一个长发的男人背对着他,逆着阳光而站。


“第一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狛枝握住神座的手。

“嗯。”


过了几个月狛枝已经彻底没有了「那个世界」的记忆了。

“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狛枝穿着校服不知道是在对着旁边的神座说还是自言自语。


会忘掉全是因为他消除了狛枝对「那个世界」的记忆。

狛枝就这样平平淡淡地活到进棺材的那一刻。


“神座,我好像回忆起了什么。”

老人眼中带了点泪水。

“嗯。”

神座依然没有变老的趋势。


“日...日向...”

“七...七海...”

狛枝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


“真是绝望啊..”

他闭上了眼。


「目标已经绝望」

神座不知道对谁说,这个世界从此崩溃。


“欢迎回来。”

神座站在狛枝面前,狛枝带着微笑环视着世界。


“祝你生日快乐!”

七海,小泉,终里等人对着狛枝露出了善意的微笑。


又是那年的生日。


“初次见面请多次关照!”

狛枝对着逆光的神座伸出手。


“神座,我...”

「好像回想起了什么...」

狛枝带着没有说完的话闭上了眼。


“欢迎回来。”

神座面无表情地看着狛枝。


“嗯。”

狛枝看着周围的环境。

神座还是那个神座,狛枝也还是那个狛枝。


“我不想回到程序外了。”

他突然对神座说道。


“出去我就不是绝望残党了吧。”

“嗯。”

“那让我永远呆在这吧。”

 “好。”


狛枝最终进了神座「精心」为他设计的「世界」。


————————————END————————————

评论
热度(16)
© GHO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