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真〗 限定组合w

◆好吧我个人风格太强了,似乎写文方式纠正不过来了...虽然有在努力尝试其他叙述方式,不过似乎没什么效果

◆大概是梦→现实→臆想→梦这样的?事实上我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区分了,总之结局还算是很好?

◆free广播了解一下呗_(•̀ω•́ 」∠)_两位的cv真的很可爱,嗯..顺便安利一把达哥的band—OLDCODEX,Rage on就是他们唱的哦w嘛虽然是御用OP band了wwww

︵︵︵︵正文︵︵︵︵

“哈鲁,你在干什么?”
真琴呆立在原地,看着七濑遥站立在水中,其他泳道的选手已经游出了五十米。

“我...”
七濑遥托起手中的水珠,一时间无法思考。

“我弃权。”
他转身回到岸上,向裁判宣告。

“哈鲁!”
“哈鲁!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
三人急忙围在他的身边。

“我讨厌游泳。”
七濑遥没有回头,在更衣间里套上外套离去。

“哈鲁!”
“说好的一起坚持呢!”
“大家都..都期待着我们啊。”

“放开!”
“那是你的想法!与我无关。”
七濑遥甩开真琴的手,大步向海边走去。

“你也喜欢游泳吧!”
“哈鲁,不要那么任性。”

“都是你们!是你们告诉我非常适合游泳!”
“你走吧。”
“我以后再也不会游泳了。”
海水淹过了他的小腿肚,他的步伐依旧没有停止。

“哈鲁,别过去好吗?”
“不要过去。”
真琴抱住双臂,无神地看着七濑遥离自己越来越远。
“不要再这样离开了。”
他全身抖动着,双脚在迈出与退回中不断打颤中。

“我不想再听你们的谎言。”
“我根本不适合游泳,我只是个渔夫的儿子而已。”
比赛什么的,对他来说只是种约束。

“哈..”
真琴迈出脚步的那一刻,整个人深深陷入水的淤泥中。
海水争相灌进他的鼻孔,海底看不见的手拉扯着他的手臂。

无法挣脱。
这样熟悉的感觉 。

哈鲁。
陷入昏迷的最后一刻他的脑中出现了一人的容颜。

“真琴!”
“醒醒。”

“唔..”
似乎被人拍打着脸庞,他发出了一身闷哼。

“真琴。”
七濑遥皱着眉头看着真琴费劲地睁开双眼。

“马上要上台了。”
旁边一个有些眼熟的女性开口。

“上台?”
真琴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你睡糊涂了吗,一会综艺节目录像就要开始了。”
说着他被拉去了化妆间补了个妆。

“七濑遥。”
他依旧冷淡地面对镜头打着招呼。

“大家好,我是橘真琴~”
绿发的少年露出温柔的微笑。

“不愧是治愈系男神,笑容让我这个大叔都感到了温暖。 ”
主持人调侃着他。

“说起来大家都很好奇为什么你们的组合名叫驯服组合呢?”
主持人露出了八卦的表情。

只是因为广播中的一个调教梗而已。
真琴内心吐槽到。

“因为哈鲁很喜欢游泳,他发誓要驯服水呢。”
真琴送了遥一个非常温柔的笑容。

才没有。
七濑遥撇过头不去看他。

“原来是这样啊!”
“哈鲁一定要进全国大赛哦。”
主持人调侃道。

“嗯。”

废了一个小时结束掉录制,真琴瘫在休息室的沙发上。

“哈鲁,这是怎么回事?”
“你果然睡糊涂了。”
七濑遥摸了摸他的额头。

“最近压力太大了,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
看着真琴摸着头无法理解的表情,七濑遥表情冷了下来。

“真琴!”
七濑遥扑倒在地,抱住了真琴的尸体。

“粉丝因爱生恨猛踩油门向小轿车冲撞而去,导致某位艺人死亡。”
七濑遥捏紧了抓着报纸的手,指甲从中穿刺了过去。
如果他开车就好了,那人是冲着他去的。
他懊悔地将报纸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

“不过也没关系,他还好好的呢。”
七濑遥看着沙发上的人,摸着他冰冷的脸庞。

“为什么你会害怕我放弃游泳?”
“我因你而游泳,如果你放弃了,我该怎么办。”
真琴在噩梦中挣扎着,身后站着一个男性,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不会放弃游泳的,一辈子都不可能。”
“所以不用担心。”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从后背传来的温暖感,让真琴放松地闭上了眼睛。

“哈鲁,我昨天做了一个梦,我梦见...”
“我也做了一个梦。”
七濑遥接过真琴手中的便当盒。
“欸?”
“关于你的梦。”
“关于我?”

“嗯。”
那不是梦,那是现实。

“梦的内容是什么呢?”
真琴好奇地低头看着七濑遥。

“没什么。”
“欸?”

“真琴,我们永远是一个组合。”
“我不会离开你的。”
“所以不用担心。”

“欸?”
“哈鲁你在说什么?”

“没关系的,在这个世界所有事都会好起来。”
七濑遥依然说着他不明白的话题。

所以哪里才是现实呢。

评论(2)
热度(7)
© GHO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