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真」已经不想再去纠结到底什么时候弯掉的

真琴最近一直都有在努力地暗示遥自己的心意。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哈鲁的?”

真琴一天突然被朋友这样问道。


“不...不知道呢。”

“哦?”


“以前我只把他当好朋友,并没有那种想法.. ”

真琴有些害羞地微低头。


“嗯...加油!”

在被狠狠地拍了一下肩膀鼓励之后,真琴微退一小步。


“哈鲁正在游泳池游泳呢,真琴你快去看看,这么冷的天。”

“啊!我马上去!”


“哈鲁!我们回家再游吧!”

“哼。”

遥不甘心地在水里游了一圈上岸了。

真琴脱下自己的外套把他裹得严严实实的,周围的人一脸羡慕又梗塞的表情。


“真琴,你是多久弯掉的?”

一个并不熟的ky同学这样问真琴。


“?”

“我...其实我也不知道。”

“这样啊,那再见了。”

真琴有些愣愣地看着同学离开的背影。

最近是有很多人像是达成了共识般问他这个问题。


“哈鲁,新开的寿司店老爹做的青花鱼寿司特别好吃,一起去吧。”

真琴拉住遥。

“好!”


“好吃。”

遥手撑着脸,嘴里塞满了青花鱼寿司,一脸幸福。

“对吧对吧,我也觉得蛮好吃。”

真琴自然地从遥那里顺了一块青花鱼,成功获得遥关注的一枚眼神。


遥舔了舔嘴角残留的寿司,真琴见此立马将两人的账结了。

“走吧。”

遥不舍地看了看干干净净的盘子。


“对了,哈鲁,明天的友联..”

“不去。”

“嗯,我知道了。”


“等等。”

在两人即将分手的地方,遥突然叫住了真琴。


“哈鲁,还有什么事吗?”

“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啊?”

真琴一时间语塞了。


“算了。”

遥走到真琴面前,看着他慌乱地将眼睛看向别处,浓密的睫毛不安地颤抖。

“哈...哈鲁...太近了..”

真琴喘着大气,看着遥慢慢地踮起脚尖。


“你嘴角沾到了青花鱼。”

遥伸出舌头舔掉真琴嘴边残留的东西。


“明天见。”

遥很自然地转身回家。

“啊对了,多谢款待。”

在即将进屋时,遥转过头对真琴说。


“ ...”

留下真琴一脸红色冒着热气。


评论
热度(37)
© GHO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