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文 「尊礼」是等待的人痛苦还是让人等待的人痛苦

◆ 感谢点文:@雨熙小可爱1997  @云烟 



那件事后,青王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变化。

只是….

“室长,午饭是鳗鱼饭与草莓汁。”
“啧,真麻烦,为什么我必须每天给你送饭。”
伏见收拾了桌上略显凌乱的文件,腾出空位置放下手中餐盘。

“草莓汁啊…”
宗像望着杯子有些出神。
“说起来,有人高中很幼稚地喜欢喝草莓汁和草莓牛奶。”
“啊,好麻烦,又来了。”

前几天宗像在自动贩卖机里看见草莓牛奶也这样念叨了好久,于是淡岛下令第四分室的所有贩卖机都撤下草莓牛奶。

“那个男人是尊哥…周防尊吗?”
尽管这样,伏见还是配合了宗像。
“咳咳,该吃饭了,你也下去吧。”

宗像吃着鳗鱼饭直勾勾地盯着草莓汁。

“没有被喜爱你的人喝掉你也很遗憾吧。”
宗像是会和无生命体对话的天然呆。”
“嗯,果然。”

一旁偷窥着宗像的道明寺满脸纠结。

“室长好像在烦恼什么事。”
榎本在一旁敲打着电脑。
“要不把室长办公室的监控调出来?”
“不不不,这太冒犯了!”
布施大辉赶紧反驳道。”

“可是室长这样让其他人很困扰啊,食堂已经不提供面包了!只是害怕室长被勾起了回忆,然后在那唠叨很久。”
“...”

在榎本的帮助下,四个问题儿童围着一台电脑看了一天。

“啊,好无聊。”
道明寺打了个哈欠,擦掉眼角的眼泪继续看宗像拼图。

“能快进吗?”
“等等,这里停一下!”
“..这…这不是..赤王吗?”
大辉指着电脑和其他人面面相觑。

终于知道了问题出在哪的四人豁然开朗。

“很无聊对吧?”
他们身后传出了一个声音。
“嗯,没想到室长的兴趣这么奇怪…不等等…室长?!”

宗像直起腰,推了推鼻梁的眼镜。
“刚刚似乎看见淡岛在找你们。”
“啊!糟了!”
四人站起来一溜风地消失了。

“您会出现在我的梦里真是‘荣幸’。”
宗像在梦里依然那么冷静。
“哦呀,想要邀请我一起喝酒吗。”
周防尊没有说话,自顾自地盘腿坐在樱花树下。

“既然赤王都这么豪爽了,我也不能落后。”
宗像挑衅地坐到周防的对面。

“干杯。”
两人轻轻碰了下酒杯。

“安娜..怎么样了?”
周防犹豫了会,开口问道。
“托您得力部下,她很快地处理好了吠舞罗的事。”
“嗯。”

周防躺下看着天空,满天星辰围绕着血红的月亮旋转。
“这样的天空在关东可没有,一定要看饱眼。”
宗像有点微醺。

“说起来,你之前告诉我的那句话是什么?”
“当时风太大,我没听见。”
他还有余力开玩笑,只是语气里尽是遗憾。

“我说,------”
周防凑近他的耳边。

宗像愣住了,那句话还是被消音了。

“来,继续喝酒。”
是什么都无所谓了,反正故人已经不在了。

“室长今天没来上班真是件奇怪的事,听说也没有打电话到办公室。”
“不会是睡过头了吧。”
“室长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事实上宗像真的睡过头了。

“睡过头了。”
宗像在床边摸到眼镜戴上看了钟。

“这么晚了,倒不如给自己放一天假吧。”
给淡岛发了条消息之后安心地继续躺在床上。

“下次再和你一起喝酒吧。”
他对着空气说道。

 


评论(11)
热度(19)
© GHO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