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酷  可以的话一起死吧

◆ 感谢点文:@烙竹妄想 


雷欧力隐居山林,日常生活所需的所有都来自山林。

“雷欧力!快开门,我给你送来了今日特价牛肉哦!”皮耶多背着背篓,踮起脚尖望向木屋。

“我刚打了一头野猪,刚好,你带点回去吧。”雷欧力从床上翻起来,将早已搁置在角落的一团肉丢给皮耶多。


“你呀,真不知道山林的危险。”皮耶多为自己在缸里盛了一碗水。

“嘛嘛,没有什么能伤害我的。”雷欧力翘脚躺回木床上。


“我先走了,家里孩子还等着我,咳咳。”皮耶多捂着手帕,里面渗出了鲜血。

“再见。”雷欧力并没有发现皮耶多的异样,枕着手思考着明天去哪打猎。


酷拉皮卡一边打量着周围,一边警惕地看着雷欧力。

“做我老婆吧。”雷欧力直勾勾盯着酷拉皮卡,语出惊人。

“看清楚,我是男性!”酷拉皮卡抽出腰间的刀,动作表明了两人即将迎来一场恶战。

“男性我也不介意。”他笑嘻嘻地拍了拍身后的树枝,从天而降铁笼将酷拉皮卡关在了里面。


“做我老婆,也不愁吃喝。”

“看你这一身倒是像从京都来的,不用担心,我一年会去一次京都,你需要什么我都能给你带回来。”雷欧力拔出大刀。


“不从呢就将你埋葬在这里好了,说不定还能钓到一头熊呢。”

“我答应了,移走这该死的铁笼吧。”酷拉皮卡收回木刀。

“好嘞。”雷欧力双手抬起铁笼一角,下蹲挺直身板一用力,铁笼向后翻去。


“我要你背我。”酷拉皮卡指着一旁被雷欧力杀死的马匹。

“喂喂,这匹马明明是自己冲向我的大刀的。”

“是你让它受惊了。”雷欧力的突然出现让马一下子惊恐起来,载着酷拉皮卡一路狂奔,直到雷欧力将马杀死。

“好好好。”雷欧力蹲下身让酷拉皮卡趴在他的背上。


“京都的人都这么孱弱吗?”

“嗯,屁股挺翘的。”

“喂!别乱动手!”酷拉皮卡拍开雷欧力乱摸的手。

“以后有多的时间。”雷欧力小声嘀咕。


自从皮耶多离去一年多时间内,雷欧力的房屋就没再收拾过了。

“好乱。”酷拉皮卡看着房间的东西后退了几步。


“你还看医术?”酷拉皮卡在收拾房间的时候发现了一本书。

“别动!”雷欧力像护着宝贝一样夺过医术。

“真是人不可貌相。”酷拉皮卡摇了摇头,继续捡拾着房里的东西。


“我们是不是该圆房了?”正在吃饭的时候雷欧力突然说了一句话。

“别动我!”酷拉皮卡挣扎着被雷欧力扛到床上。

“求求你不要!”酷拉皮卡急出了眼泪,雷欧力叹了一口气。

“今天就这样吧。”他躺在床上自己睡觉了。


三天之后。

“雷欧力。”酷拉皮卡脱掉自己的衣服,搂住雷欧力的脖子。

“我想要窟卢塔族的眼睛。”他脱掉雷欧力的外套。

“好!”雷欧力压过酷拉皮卡,抬起他的头,吻上额头。


“京都即将迎来第十七届拍卖会,那里一定有。”酷拉皮卡收拾家当,拉上雷欧力去往京都。

“京都的风往哪里吹我都不知道,我肯定不适应。”看着酷拉皮卡平静的眼神他马上改口。

“我肯定能适应。”


杀入拍卖会后台,抢走拍卖品对雷欧力来说完全是小事。

“我只要窟卢塔族的眼睛。”酷拉皮卡小心翼翼地接过盒子,不看其他金闪闪的藏品。

“这值很多钱呢。”雷欧力将其他藏品放置在家中。


“在道赖左大臣家中有一对。”酷拉皮卡在京都打探着消息。

“少将家...”

“中纳言家...”

家里窟卢塔族的眼睛越来越多,和雷欧力抢夺回来的宝藏一起放在主屋的地板上。


“最后一对在天皇那里。”酷拉皮卡淡定地说道。

“天皇?你确定?”雷欧力摸着陶器的手顿时停了下来。

“嗯。”


“我们都已经逃离不了了。”酷拉皮卡看着整整齐齐地木盒,呆呆的。

“你杀掉了那么多的贵族,我又是唯一的窟卢塔族罪人。”


“酷拉皮卡!”雷欧力浑身流着鲜血,身后追兵的声音越来越近。

“族人的眼睛都回来了!”酷拉皮卡流着血泪将最后一对眼睛放在地板。


“快走!他们要到了!”雷欧力拉住酷拉皮卡的手臂,身上带上装不下而滚落的金银珠宝。

“我要和族人共死。”酷拉皮卡很冷静地点着了这一个月来摆放的煤油灯。

“抱歉。”他将雷欧力推开,扑向了木盒。


“最后一个问题,你爱过我吗?”雷欧力险险拉住酷拉皮卡,将身上的包裹丢在一旁。

“对不起,罪人不配有爱。”酷拉皮卡扭过头,任凭火焰蔓延烧着了他的外套。

“好!”


“你...”酷拉皮卡惊恐地看着抱住自己的男人。

“我爱上你了。”房梁垮掉,将两人压在地上,身边是眼珠滚落在地被燃烧的壮景。


“别靠近!救火救火!”邻居都纷纷外逃,可惜火势太大,烧了整整三天三夜,烧掉了三分之一的京都。

“作孽啊!”某位大官员叹息道。

“这是窟卢塔族的报复!”


评论(2)
热度(9)
© GHO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