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村

纠结了很久要不要发出来,嘛姑且打个(侵删


美村是我,这个名字是我自己取的。

要说为什么,因为原本的名字只够我一人使用,她断然是不接受的。


“美村,这个名字不错。”她轻声笑了出来。

“说自己是取名废,取名不是很好吗。”

“可是明明不太擅长取名嘛。”我撇了撇嘴角,望向窗外临近下雨而白得发亮的天空。

“美村这个名字我很喜欢哦。”仿佛感受到她抚摸了我的头,我勾起了嘴角。

“最开始想取名为美树的,可是总觉得这个名字很眼熟,像《魍魉之匣》里面那个前卫免疫研究医生的名字。”

她也记不太清楚到底叫什么,沉默了一会。

“人家叫美马坂幸四郎啦,不能因为人家名字里有个美字就这么断言哦。”比起我自愿无知下去,她打开了浏览器快速地查询着。

“唔...好。”我带着不知什么的感情说道。


多久出现的呢,记不起,或许就在我敲下键盘的下一秒。

她是我,我是她。


“你想成为关口那样的人?”突然被问道,我思路停顿了几秒。

她是怎么知道,这个念头是我昨天还是前天出现的,这种事我是记不清的。

“我不想成为任何人。”就这样欺骗自己好了。

“你想要逃避掉现实还是自己那份变质的感情?”被无情地戳破了内心那份邪恶的想法,我没有变得无措,仿佛早已知道这个结局。

“现实是无法逃避的,我很满意远离家乡去遥远的地方上学。”

“所以呢?”突然哑口无语。

“还是想逃避感情?”

“够了!”敲打着键盘的力道变重,连带着错字变多。

“你想要有人拯救你,你不想沉溺在自己脑补中的感情,而你却很怕从中被拉出。”

“拥有这份感情才是拯救你,你想这么说吧。”她似乎断定自己很了解我。

“我都无所谓的,我.....”突然卡壳。


“说这话的时候擦掉你的眼泪会变得有说服力多了呢。”她就在我的身后,眼神带着哀伤。

“我才没哭!我只是听歌...”可是头痛提醒着我的确发生着。

“啊,烦死了。”我一把撸掉几滴泪水,揉了揉太阳穴。


“比起关口你更想成为中禅寺吧。”再一次没有预兆的提问让我愣了一会。

“不...怎么可能,你了解我的,我从来没想过成为京极堂..”这句话我终于有底气说出来了。

“可是比起求助别人,自己拥有不是很好吗?”她有些迷茫。

“因为太累了。”我的理由只有一个,疯狂赞美别人时想象了自己变成对方时,我就拿这个理由来搪塞自己。


“外面那朵云好美。”她再一次拐开了话题。

“离七夕还有几天了。”我有点跟不上她的思路。

“七夕与我无关。”从小到大,我没有任何理由过七夕。

“你可以写贺文啊。”她笑出声。

“...我不想写。”仿佛哀求一般,我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你已经很久没写文了。”我果然很讨厌她。

“不能做一只咸鱼哦。”

“嗯。”姑且算是妥协了。


“自认为自己和关口有相似点的你真是愚蠢得一塌糊涂。”毫不犹豫地讽刺我。

“事实上是存在的,我没有自大。”

“把有共同点当作骄傲才是你的愚蠢呢。”

“好烦!”

我只是想逃避,关口君的状态与毫无灵魂的我非常契合。

我时常将自己排出这个世界,只通过双眼当个旁观者,做什么事都像事先编辑好的代码。


“突然想起,你不也是在学写代码吗,怎么样了。”好烦,明明知道自己早就默认放弃了。

“我也拯救不了你了。”我突然心慌了起来。

“说我是附身的妖怪也不太准确呢。”她看出我内心在想什么。

“要真说,妖怪是你才对。”她从身后抱住我,在我耳边低喃。

“我..我怎么可能是妖怪!”要说是个蠢蛋我会立刻承认,可是妖怪什么的,简直是胡扯。

“你不要学会了一次词就用上好吗!“我这样批评着她,而明明是我自己先提出来的。

“.....”她好像在思考什么。


“你会一直守护她吗?”感觉到自己快要消失了,她抛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我说过,我只爱她。”想到之前在微博看见的东西,我不禁大笑起来。

“明明自己爱情不会顺利。”她嘀咕道。

“我唯一能自傲的就是,我对自己发誓的认真态度。”我的表情柔和了下来。

“如果她获得了幸福我会祝福她的。”没忍住的眼泪像是搞笑般的流了下来。

“只要我能一直在她身边。”

“就这样就足够了吗?”是她的问题,也是我的问题。

“虽然内心还是渴望那么多,我有自知之明的。”我配不上。

“你就加油能配上吧。”这句话很像一个朋友勉励我的话。

“我会加油的!”想到那条博,仿佛又有了动力。


“你怎么还没走....”我内心里呼唤着她。

“放心不下你啊。”她很无奈。

“没有我你大概又会活得混混沌沌的。”这是我的常态。

“别学关口了,他的世界你最好不要深入。”

“这句话不是铁鼠里京极堂对关口说的话吗。”

“对你也适用。”她轻轻磨蹭着我的耳鬓。

“有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最后还是要靠她啊。


(你还是消失好了)

这句话我没有说出来,她也知道。

“你真是个自私的人啊。”她笑了出来。

“不过还真是诚实。”感觉自己被调戏了,我拿上手机准备结束掉这篇自白。

“休息一会吧。”她融合进我的身体,我敲下了最后一句话。


送给我最爱的姑娘。


“说起来七夕过去后四级成绩就快出来了。”

“明明都已经关掉了文档,为什么还要说这件事啊!”我纠结了很久努力抑制住打开文档的冲动,最后还是被她打败了。

“四级没过那就和心爱的她停止交流吧。”她很冷漠,是我的错。

“连四级都过不了还说自己很努力。”

“我明明没说过自己很努力....”声音突然变得微弱起来,没说过不代表自己不这么想。

我很害怕,如果半年不联系自己会有多煎熬。

“把自己的安适建立在别人身上的人也是愚蠢。”

“可是...可是真的很想和她交流嘛...”我弱弱地反驳。

“我相信你的潜力。”她大笑着,我知道这件事没有商量了。

“好,我会加油的!”

我也相信自己吗?我停下了敲键盘的双手。


找个时间告诉她这件事吧,我思考着。


◆以为美村会一直陪着我,结果昨天她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啊!我突然想起了,美树沙耶香,马猴烧酒里的人物。”

“细川春树,青春X机关枪里的。”

我这样兴奋地打着字。

“不是美马坂幸四郎呢!”

我这样虔诚地诉说着。


「唉」

空气中回荡着一个人的叹息,从此再也没有美村这个意识形态了。


我很开心地笑了出来。


评论(1)
© GHOST / Powered by LOFTER